毅冰®

印度客户台湾客户都可以这样去搞定!

前段时间有不少朋友问到我关于印度客户、台湾客户的问题,在学员群里和大家聊天时,也有不少学员提到这一点。

所以今天特意把这个问题拿出来,想和大家分享下我对于印度客户以及台湾客户的看法,以及我们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方法去攻克这两地的客户。

01
印度客户

有学员和提过,说觉得印度民族是一个神奇的存在:

经济发展赶不上中国,但却有着我们无法理解的民族自豪感和傲娇感,明明好像伺候好了,但到实际下单却又问题百出……

其实,首先,印度媒体,这方面跟台湾有点像,就是那种对民众的「洗脑」。

印度媒体总是让印度老百姓觉得,我们要加油了,印度再不努力,就要被中国赶超了,这就是他们一直宣传的东西。

他们会宣传,上海发展很快,我们要加油了,否则孟买会被上海赶上了。

所以印度人从小到大,被灌输的理念,就是中国是印度的强大对手,印度强,中国弱。

当很多印度商人开始跑世界,开始了解中国后发现,根本不是印度政府和媒体宣传这么回事。

然后,就从那种原先高高在上的心态,从极度自负(觉得我来中国,下单给你们,是对你们的恩赐)立刻转变为极度的自卑(觉得中国供应商根本看不上我们印度人,他们都想做欧美订单。)

这种从自负到自卑的过程,这种心态转变,会造成人的心里失衡,他们特别渴望,得到中国人的尊敬和崇拜。

据此,我们可以「对症下药」:

总方针:只需要相处,不需要交朋友。

只要让他们觉得,你很崇拜他们,很需要他们,非常感谢他们经常给你宝贵的指点。

只要用一种粉丝对偶像的态度去对待印度客人,满足他们的虚荣心,做印度生意并不难。

跟印度客户打交道,说白了,就是让那些印度人感觉到「被崇拜」。

如果你把自己定位在,跟印度客人同一个level去谈判,你会面对被无理压榨,被死砍价格的状况。

但如果你演戏演得好,马屁加崇拜加吹捧加放低姿态:

如印度客人只是要个样品,也要说的天花乱坠,好像他是我们公司救世主一样,跟他特别合得来,他好专业,邮件里让我学到好多东西,也让我对产品有更深刻的理解……

这样让他们心里舒坦了,虽然他们也会摆谱让你觉得,他真的很厉害,但同等条件下,会考虑把订单下给你来满足他们的虚荣心,享受你的崇拜。

他自然也要维持自己的虚荣心,哪怕他别的印度朋友那里,他拿下了1000pcs的小订单,也马上给我下单。

这就是他的心态:你看,我多厉害,既然你对我这么上路,行,我只要有订单,总是会照顾你的。

这种情况下,印度人对你印象好了,价格什么的,就没那么重要了,就变成了标准的合作,只要他利润还行,往往就会下单过来。

即使同行价格比你低,但客户跟你同行沟通,一肚子气,一肚子火没法出,就又会回到你这里,来享受你的帝王般尊敬,哪怕价格上你比同行高一点点,没问题,跟你合作多舒服啊,不用受气。

02
台湾客户

台湾人跟印度人一样,也是那种自负到自卑的过程,但实际情况有点差异:

过去,台湾的经济水平好于大陆,台湾人天生有优越感。

但是改革开放后,这个差距就在缩小。

到90年代初,台湾和大陆的经济实力,是50%:50%。

所以李登辉可以搞金元外交,可以大力扩张邦交国,去弄什么两国论,就是因为那时候,台湾的底子还是很厚的。

而且他们一直被教育,在软文化上,觉得他们比大陆做得更好,传承中国文明。他们会认为,两岸要统一,中国大陆会分裂崩溃。

可是后来情况不同了,因为国际经济形势变化,和台湾岛内的产业空心化,台商出走大陆,而大陆的发展又是一日千里。

到今天,台湾的经济实力,已经溃退到大陆一个省的规模,还只是一个中等的省份。

此消彼长下,开玩笑的说,再过几年,台湾回归大陆后,也变成一个贫困省份了。

所以,他们也是从自负到自卑。

很多商人很了解大陆的真实情况,知道上海远胜于台北,知道大部分的中国城市,都比台湾强,所以他们也很自卑,心态也很脆弱,也很难扭转那种过去一直以来的优越感。

所以在钱包充足的大陆游客面前,他们其实很自卑。

台湾当局也知道这个现实和差距,但是他们没有别的办法,他们要要维持自己的统治,也只能跟印度采取一样的做法,就是一直让老百姓觉得,大陆很穷,茶叶蛋都消费不起。

然后他们用过去那种70年代的大陆的照片,找一些最极端的案例,不断给民众洗脑。

政府会告诉他们,大陆的经济发展很不均衡,极少数是富人,但是大多数非常贫穷,然后给你来一些国际上的似是而非的智库报告,直接吓唬老百姓。让大家觉得,大陆要统一,是看中我们的优越生活,我们的钱。

所以所谓的绿营铁仓,很多时候都是台湾经济并不强的地方。

之所以被洗脑,就是因为这些民众,大部分并不了解大陆,一辈子连岛内都没跑出去过,他们并不知道这个世界,跟他们理解的,是完全不同的。

台湾也有不少明白事理的,但是大多数民众,在我看来,还属于一直在那个封闭环境里,民智未开吧。

下面给大家看一些学员对于印度客户台湾客户的看法:

其实生意就是这样,你总要先去了解这些客户,才能根据情况找到最好的应对之策。

而这个博弈的过程,其实就是成长。